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特別策劃

中國基建能力全球投放 保險為“超級工程”保駕護航

發布時間:2019-10-24 21:47

作者:記者李茜

  近年來,中國在基建領域的表現舉世矚目,特別是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中國主導的重大工程在改善當地民生、促進當地經濟發展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事實上,每個“超級工程”都離不開保險的保駕護航。專家表示,近幾年,國內“超級工程”陸續上馬令國內險企承保重大基建項目的能力水漲船高,隨著中國基建能力向海外投放,保險業亟待“跟船出海”。
  “超級工程”背后的“風險管家”
  “與普通施工不同,重大工程建設周期長、涉及的工程金額巨大,因而特別需要保險,尤其是建筑工程保險和安裝工程保險。”華東師范大學風險管理與保險系主任葉明華對《上海金融報》記者表示,“有了保險保障,重大工程才可以開工。”
  “有經驗的保險公司還會把控工程建設中可能出現的風險點。”葉明華進一步指出,“對建筑工程頗為了解的險企,大多招聘了一批建筑領域的專家‘坐鎮’,這些專家會根據相似工程的建造經驗,提出中肯的建議,幫助施工方提前進行風控管理,做好預案。”
  事實上,在我國眾多“超級工程”中,都能看到保險的身影。9月25日,北京大興國際機場正式通航。據悉,
  人保財險2015年首席承保了大興國際機場建工期工程質量保險。同時,人保財險還承保了機場責任險。所謂機場責任險,是指對民用航空機場或作為其代表的雇員或人員在為飛機起降活動提供服務過程中發生疏忽或過失而引起的事件所造成的,或者由于機場的場地、業務或經營活動包括提供的產品存在任何缺陷而引起的事件所造成的人身傷害或財產損失,依法或依據法庭終審判決應承擔的經濟損失進行賠付或賠償的保險產品。隨著大興機場運營期開始,機場責任險已正式生效。
  今年10月,太保首席承保珠江三角洲水資源配置工程,該項目是國務院批準的《珠江流域綜合規劃(2012-2030年)》中的重要水資源配置工程,也是國務院要求加快建設的全國172項節水供水重大水利工程之一。近兩年,太保還參與了引江濟淮、宜賓至六盤水高速公路等大型工程。“太保產險總公司2018年工程險保費約13.6億元,上海分公司當年保費約8900萬元。”太保產險相關負責人表示。
  “重大工程建設過程中面臨很多不確定性,由于建設周期長,氣象災害、施工人員發生意外等風險也隨之上升,再加上投資巨大,如果沒有保險支持,工程很難如期完工。”上海立信會計金融學院保險學院院長徐愛榮對《上海金融報》記者表示,“近年來,隨著中國基建能力增強,各種重大工程建設項目較多,在此過程中,保險企業逐漸發展壯大。項目做得多了,保費增加,承保能力也在提升。”
  太保產險相關負責人表示,近幾年,國內保險公司設計大型項目工程險保險方案的能力越來越強,在立足于自身承保能力、保費充足度等基礎上,還能提供切實的防災防損服務以及便捷有效的理賠服務。
  “國際頂尖的專做建筑工程險的公司往往具備很豐富的承保經驗。事實上,很多施工方可能只承接過個位數的重大工程,而專業的保險公司可能承保過上百件同類重大工程,根據發生賠付的案例,險企可以歸納、總結出最容易產生風險的環節。”葉明華指出,“正因如此,國際上擅長承保重大工程的險企不僅有實力承接風險,還能做建筑工程的‘風險咨詢師’,這一點值得國內險企學習。”
  “在財險相關業務中,承保重大工程建設的門檻相對較高,但利潤也遠超其他業務。重大工程的預算龐大,高鐵、地鐵、橋梁、機場等項目的建設資金都是上百億元,即使費率不高,但積少成多,相關保費還是很可觀的。”徐愛榮進一步指出,“這也可避免財險公司業務過度集中在車險領域。車險業務在我國的發展已經相當成熟,大多是標準化業務,對財險公司來說,技術上可提升的空間很少。而承保重大工程則不同,經驗積累的多了,還能將生意做到國外。”
  “一帶一路”推動中資險企“走出去”
  近年來,中國的基建能力正在全球投放,尤其是“一帶一路”沿線,隨著中國主導的基建項目不斷落地生根,中資險企的海外保障能力日趨強大。
  葉明華表示,“一帶一路”建設當前主要集中于重大項目建設、進出口貿易、對外直接投資等領域。其中,風險最大的就是重大項目建設。
  “重大項目建設中,中國承建的基建項目是核心,包括高鐵、水電站、石油管道等。這類項目的投資金額動輒幾百億元,且工期較長。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中國在‘一帶一路’地區的投資存量已達1.8萬億美元。其中,部分國家或地區的投資風險較高,可能存在政治風險、經濟風險、環境風險等,都可能導致大型項目建設工程無法按時完工。”葉明華表示,
  “承保跨國基建工程,對國內財險公司還是有挑戰的。首先是資本要求,考慮到海外重大工程的投資規模,能否有足夠的償付能力是個考驗。其次是承保國際項目的經驗,一旦出險,如何在符合當地法律的前提下進行查勘、定損,理賠,對國內險企而言頗為陌生。”葉明華進一步指出,“險企要想跨國承保重大工程,通常需要在當地設立分支機構或子公司,申請牌照、租經營場地、招人,這是一個漸進的過程,不可能一蹴而就。”
  “以工程險為例,‘走出去’在充分掌握當地地質水文信息、確保保單責任與當地法律環境匹配度以及理賠能力時效性、便捷性等方面,對保險公司提出了更高要求。”太保產險相關負責人坦言。
  不過,在10月21日召開的國新辦新聞發布會上,銀保監會首席風險官兼辦公廳主任肖遠企表示,監管層支持鼓勵中資銀行保險機構在“一帶一路”沿線地方設立相應機構,貼近當地進行服務。同時,積極鼓勵這些機構在當地開展更多業務,不光為“一帶一路”中資機構服務,更主要是與當地機構和市場開展合作。
  值得關注的是,自2013年開始,中國在“一帶一路”沿線已有很多重大基建工程陸續簽約、落地。“為及時提供保險支持,除直接承保外,部分國內產險公司采用和跨國險企合作的方式提供保障。由于跨國險企在全球很多地區都有分支網絡、經營牌照,先由海外險企與當地業主簽約,然后通過再保險或前臺保險的模式將業務分回給國內險企。”葉明華表示。
  毫無疑問,盡管挑戰很大,但中資險企“走出去”已是大勢所趨。一方面,根據瑞士再保險研究院預測,2015年至2030年,“一帶一路”基礎設施需求高達20萬億美元;預計至2030年,“一帶一路”將給全球保險業帶來340億美元的保費收入,“一帶一路”項目將推動中國保險業保費增長215億美元。
  “事實上,無論是大公司還是小公司,都看到了‘一帶一路’的機遇,也逐漸關注海外承保的可行性。”徐愛榮表示,隨著中國對“一帶一路”投資不斷加大,以及越來越多企業“走出去”,大家會發現海外投資的風險遠超境內,也會尋求將風險轉移給保險公司。“既然要買保險,國內企業當然更熟悉本土保險公司,因此,中資險企要盡快‘跟船出海’。比如,華為等企業在全球都有分支機構,員工對個人保險的需求很強,國內險企如何滿足這些需求,是擺在行業面前的一道難題。”
  另一方面,國內保險市場近年來已逐漸飽和,基建市場未來的增長亦相對有限,險企也有意愿開拓新市場。
  “目前來看,國內財險發展存在結構性問題,建筑工程保險、安裝工程保險、船舶險、海運險、再保險等均有待向歐美看齊,借由‘一帶一路’建設的契機,國內險企可以補上‘短板’。”葉明華指出,“相對而言,大型保險公司更容易捕捉‘一帶一路’的商機,但中小公司并非全無機會。例如,中小產險公司可以組成共保體,由某家保險公司領頭,其他公司按比例承保。當然,為了控制風險,險企需要在承保前做好充分的再保險安排和風險評估。”
  徐愛榮強調,雖然“出海”風險不少,但只有“走出去”,才能了解、熟悉相關風險。同時通過承保重大工程,險企可以積累數據、經驗、案例和當地人脈,為今后設立分支機構打下基礎。

上海快3彩票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