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金融法治

非法放貸入刑認定標準出爐 多個信貸業態將受影響

發布時間:2019-10-24 21:46

作者:記者李思

  日前,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共同印發了《關于辦理非法放貸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的通知(下稱《意見》),自2019年10月21日起施行。《意見》的發布在業內引發了不小震動。
  非法放貸入刑認定標準出爐
  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長、全國掃黑辦副主任姜偉介紹,對非法放貸的認定缺乏明確、統一的標準,是否應納入刑事法律調整范圍也存在一定爭議,導致一些嚴重擾亂金融市場秩序的非法放貸活動得不到有效打擊處理。
  針對這一問題,本次《意見》明確,違反國家規定,未經監管部門批準,或者超越經營范圍,以營利為目的,經常性地向社會不特定對象發放貸款,擾亂金融市場秩序,即屬于非法放貸行為。情節嚴重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條第(四)項的規定,以非法經營罪定罪處罰,為運用刑法手段打擊非法放貸活動提供了明確依據。
  至于“經常性地向社會不特定對象發放貸款”的認定,是指2年內向不特定多人(包括單位和個人)以借款或其他名義出借資金10次以上。貸款到期后延長還款期限的,發放貸款次數按照1次計算。
  那么,哪些非法放貸行為屬于“情節嚴重”、“情節特別嚴重”?《意見》指出,以超過36%的實際年利率實施非法放貸行為,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屬于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條規定的“情節嚴重”,但單次非法放貸行為實際年利率未超過36%的,定罪量刑時不得計入。屬于“情節嚴重”具體情形包括,個人非法放貸數額累計在200萬元以上的,單位非法放貸數額累計在1000萬元以上的;個人違法所得數額累計在80萬元以上的,單位違法所得數額累計在400萬元以上的;個人非法放貸對象累計在50人以上的,單位非法放貸對象累計在150人以上的;造成借款人或者其近親屬自殺、死亡或者精神失常等嚴重后果的。屬于“情節特別嚴重”的具體情形包括,個人非法放貸數額累計在1000萬元以上的,單位非法放貸數額累計在5000萬元以上的;個人違法所得數額累計在400萬元以上的,單位違法所得數額累計在2000萬元以上的;個人非法放貸對象累計在250人以上的,單位非法放貸對象累計在750人以上的;造成多名借款人或者其近親屬自殺、死亡或者精神失常等特別嚴重后果的。
  同時,《意見》指出非法放貸數額應當以實際出借給借款人的本金金額認定。非法放貸行為人以介紹費、咨詢費、管理費、逾期利息、違約金等名義和以從本金中預先扣除等方式收取利息的,相關數額在計算實際年利率時均應計入。此外,《意見》針對非法放貸活動易于衍生上下游犯罪的特點,明確除刑法、司法解釋另有規定外,為從事非法放貸活動,實施擅自設立金融機構、套取金融機構資金高利轉貸、騙取貸款、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等行為,構成犯罪的,應當擇一重罪處罰;為強行索要因非法放貸而產生的債務,實施故意殺人、故意傷害、非法拘禁、故意毀壞財物、尋釁滋事等行為,構成犯罪的,依法應當數罪并罰。高利貸納入刑法意義重大
  “之前,我國現行刑法沒有將高利貸定為犯罪,而是從民事法角度對其進行了相關的司法解釋,但此次直接將高利貸納入到刑法中,這個改變很大。”金融律師董毅智在接受《上海金融報》記者采訪時表示。
  據介紹,2011年《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準確理解和適用刑法中“國家規定”的有關問題的通知》(簡稱《通知》)規定,對被告人的行為是否屬于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條第(四)項規定的“其它嚴重擾亂市場秩序的非法經營行為”,有關司法解釋未作明確規定的,應當作為法律適用問題,逐級向最高人民法院請示。而2011年此《通知》發布后,2012年廣東省高院就當地發生的一起職業放貸人被控非法經營罪一案,向最高院請示。最高院針對此問題進行了的批復,其[(2012)刑他字第136號]指出,高利貸是否屬于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條規定的“其他嚴重擾亂市場秩序的非法經營行為”,相關立法解釋和司法解釋尚無明確規定,故對何偉光、張勇泉等人的行為不宜以非法經營罪定罪處罰。
  “2012年最高法對廣東省高院有一個批復:非法放貸不能按照刑法225條處理。但這樣的觀點現在被推翻掉了,民間借貸的自然人和公司未來有可能按照非法經營罪進行處理。”中國銀行法學研究會理事肖颯對《上海金融報》記者表示。
  “近年來,由于套路貸、暴力催收,以及‘爬蟲事件’對個人信息的侵害,導致很多人家破人亡、企業倒閉,不利于社會經濟的穩定,影響整個市場經濟秩序。”董毅智表示,本次《意見》是國家打擊民間非法高利貸的“第一拳”,可謂大快人心。
  多個信貸業態將受影響
  不過,董毅智指出,《意見》在此劃清了36%的利率紅線,將對信貸市場中供給方形成全產業鏈的打擊。P2P、聯合放貸、網絡小貸都將難逃監管,助貸模式也基本終結。“此外,相關司法解釋出臺后,有觀點認為高利貸直接入刑,還將深刻影響典當行業、小額借款企業等。”董毅智指出。
  “從具體內容看,該《意見》主要打擊對象是從事超利貸、套路貸、超短期現金貸(如714高炮)等借款利率超過36%的違規平臺,或是暴力催收造成借款人死亡的平臺,會從嚴、從重定罪處理,從而加速整個消費金融行業清理整頓。”麻袋研究院高級研究員王詩強在接受《上海金融報》記者采訪時表示,預計未來一段時間,從事貸后催收或者不良資產處置的公司業務會受到一定影響,暴力催收問題會有所下降,一批不合規消費金融平臺也會因此退出。
  與此同時,王詩強進一步認為,該《意見》對行業里正規消費金融機構是一個重大利好。一方面,其首次明確了借貸利率36%的界限,可以進一步避免借貸利率符合要求的平臺被“掃黑除惡專項斗爭”誤傷。另一方面,就P2P網貸平臺而言,《意見》對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會員單位影響相對較小。因為2018年10月份,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在自律檢查第一階段已經發出通知,著重強調要求會員單位借貸利率不能超過36%,各會員機構也已按此整改。

上海快3彩票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