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格調

茶和書

發布時間:2019-07-25 21:53

作者:何小瓊

  茶和書一直是相得益彰、相映成趣,這兩者也有故事可講。盛夏,雨水豐沛,在書房,泡上一壺茶,攤開一本心儀的書,茶香裊裊,書香盈盈,聞著香,看著字,聽著雨聲,再合適不過,仿佛時光已經靜止,思緒也悠悠飄浮。
  在我的印象中,能讓茶和書演繹動人故事的,就是才女李清照和她的夫婿趙明誠。當年,兩人生活極為清貧,卻是樂趣無窮。兩人時常賭書潑茶,彰顯著安貧樂道的神仙生活。
  李清照在《金石錄》后跋中寫道:“余性偶強記,每飯罷,坐歸來堂,烹茶,指堆積書史,言某事在某書某卷第幾頁第幾行,以中否,角勝負,為飲茶先后,中既舉杯大笑,至茶傾覆懷中,反不得飲而起。甘心老是鄉矣!”寥寥幾句,生動有趣地再現了當時夫妻倆快樂的場景。
  于是,人書俱老,想必最美的愛情也不過如此。當愛情遇到茶,書就有了生命力。許多年后,納蘭性德在《浣溪沙》中寫道:“賭書消得潑茶香,當時只道是尋常”,可見,這段茶與書以及伉儷情深的故事影響極大。
  當年,父親的書房里就有納蘭性德寫的這兩句詞。父親的字龍飛鳳舞,年少的我,時常靜靜地看,辨認著上面的字。有一次,我問:“賭書是什么意思?為什么要潑茶?”父親笑著回答:“這是關于一個才女和才子的故事,我來告訴你。”于是,父親抱我坐在他身旁,跟我說李清照和趙明誠的往事。父親的記性極好,不僅能背誦李清照的許多詩句,而且把茶和書的故事說得繪聲繪色。這讓我興趣大增,便問:“是不是茶好喝,書就好看?”父親笑而不答,從書柜中抽出一冊李清照詩詞集,再遞上清香的茉莉茶,示意我試試,小小的我欣然接過。
  那一天,我第一次在父親書房中喝著茶,看著書,品著詩,還不時應父親的要求來朗讀,遇到不識的字就問。自此,我與茶和書結了緣,和父親一起喝茉莉茶、紅茶、苦丁茶,看書的范圍也漸漸擴大,從美學、歷史到小說、詩詞,在茶和書的相伴下,我的快樂從不缺席……直到我去遠方讀書、畢業工作、結婚,以及為人妻、為人母,也不曾有半分改變。
  一壺茶,一本書,是歲月給予我的最好饋贈,人生幾何,能夠如此,一生更是靜好安然,足矣。

上海快3彩票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