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格調

極佳

發布時間:2019-12-26 21:44

作者:王太生

  清人張潮《幽夢影》中有句話,“窗內人于窗紙上作字,吾于窗外觀之,極佳。”
  極佳是一種感覺,一種味覺,也是一種視覺與觸覺。其較強的透視感,總會讓人感受到事物的美好。
  冬日傍晚,邀友圍坐,于小飯館里呡幾口小酒,極佳。酒是一壇桂花米酒,倒入青瓷小碗之中,一碟花生米、一碟豬頭肉、一碟燙干絲,再來一口火鍋,水汽裊裊,暖心又暖身。
  芋頭燒蘿卜,極佳。芋頭刮皮,切大塊,用素油炒,澆醬油、醋、料酒,入糖,在鍋內煮。白蘿卜切成塊,用開水焯過,與芋頭合煮,出鍋后,蘿卜軟爛,芋頭糯軟。袁枚《隨園食單》說:“芋煨極爛,入白菜心,烹之,加醬水調和,家常菜之最佳者。惟白菜須新摘肥嫩者,色青則老,摘久則枯。”這道“芋煨白菜”,把芋頭煨煮至爛,再加入白菜心烹煮,醬水調和,是最好的家常菜,也是美妙的人間滋味。
  閑棚聽落籽,極佳。洋鐵皮棚旁邊生長了一棵香樟樹,坐在棚里喝茶,不時有香樟籽落在棚頂后跌落地面,撲篤撲篤,空曠而清寂。古往今來,閑棚一直兼具實用和審美多重功能,不僅能遮風避雨,亦可掩藏古拙詩意。
  光腳穿棉鞋,極佳。光腳穿棉鞋,等同于光膀子穿西裝,有小人物的居家閑適,只可意會,不可言傳。冬日傍晚,早早泡過腳,穿一雙老棉鞋,將腳套在鞋中,一冊書在手,不需正襟危坐。腳與鞋布熨貼、舒坦;人與書,親切、實在。盡管屋外刮風下雨,屋內卻暖意融融。
  一院落葉,無人掃,極佳。大片大片的葉子從樹上凋零,人踩在上面,窸窣有聲,可清晰感受到歲月的厚重感。有些時候,我們可以站在歲月的落葉之上,等待一個分別多時的老朋友。
  拜訪朋友,送一束蘆花,極佳。朋友住在水鄉深處,春天我曾扛過菜花,現在想在水渠邊扯一束蓬松的蘆花,抱著去見他。對朋友而言,這不僅是一份感情,亦是一份嗅覺和視覺慰藉。
  紅柿子掛在枯枝上,極佳。風把柿樹上的葉子,一片、一片……吹落干凈。枯枝呈鐵黑色,像幅版畫,而紅柿子如同小燈籠高高掛在樹上,遠遠望去,在這水瘦山寒的季節,特別養眼。
  隔河看美人,風景自在,極佳。美人在河對岸,舉手投足,盡是裊娜多姿。身處江南古鎮,入夜,水邊戲臺,燈光華麗,隔河觀看,人影朦朧,臺上一個青衣,水中一個青衣……
  一地青霜,有幾枚雞爪霜,極佳。青霜,氣寒而結,凝于青瓦、植物、板橋、臺階之上。有幾只大公雞,峨冠博帶,悠然踱步,把爪印刻在地上。雞爪霜因有幾枚簡潔的雞爪圖案,變得異常靈動。

上海快3彩票制作 云南十一选五200期 购买七星彩票的软件 新快三 2018中国十大线上配资平台 快乐双彩计划 秒速赛车大小怎么看 私募基金配资 江苏彩票快3 天津时时彩多久开一期 今日涨停的股票 七星彩近期300期走势图 广东好彩一预测分析 江西快三推荐号码推荐 福建体彩31选7走势图大星网 股票融资余额是什么意思 关注白小姐论坛网498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