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評論

中小銀行須積極應對結構性存款新規

發布時間:2019-10-21 21:56

作者:甄新偉

  日前,銀保監會發布《關于進一步規范商業銀行結構性存款業務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要求嚴格區分結構性存款與一般性存款,實施相應的風險管理政策和程序,加強結構性存款合規銷售。此舉引起業內外廣泛關注。
  所謂結構性存款,是指商業銀行吸收的嵌入金融衍生產品的存款,通過與利率、匯率、指數等的波動掛鉤或者與某實體的信用情況掛鉤,使存款人在承擔一定風險基礎上獲得相應的收益。近幾年,結構性存款業務發展迅猛,據相關統計數據,截至2019年8月末,全國中資商業銀行結構性存款余額達10.46萬億元,較2018年同期的10.02萬億元增長4.39%。但與此同時,也帶來產品運作管理不規范、誤導銷售、違規展業等問題。尤其2019年初,結構性存款收益與票據貼現利率出現倒掛,部分企業以票據貼現資金購買高收益率結構性存款,使之成為套利工具,進一步助推結構性存款快速增長。
  這種情況下,作為銀保監會于2018年9月28日發布的《商業銀行理財業務監督管理辦法》中,涉及結構性存款相關規定的延續和銜接,《通知》適時出臺,既要求銀行將結構性存款納入表內核算,按照存款管理,納入存款準備金和存款保險保費的繳納范圍,還明確采取設置過渡期和“新老劃斷”的政策安排,即《通知》施行之日起12個月,銀行可以繼續發行原有結構性存款(老產品),但應嚴格控制在存量產品的整體規模內,并有序壓縮遞減。此外,針對部分結構性存款存在產品運作管理不規范等問題,《通知》從交易運作和風險管理、資本監管、杠桿率管理、流動性風險管理等方面,就衍生產品業務管理亦提出具體要求。
  無疑,《通知》的發布具有重要意義,不僅將促進結構性存款以及相關衍生產品業務規范發展,提升銀行經營合規性和穩健性,引導存款和市場利率回歸合理水平,保護投資者合法權益,同時將引導更多資金流向實體經濟,避免結構性存款與票據空轉套利,有效防范風險。而筆者注意到,相比大型銀行,《通知》對中小銀行,尤其城商行、農商行影響更大,原因主要來自三個方面。
  首先,中小銀行結構性存款占比較高。根據萬得資訊統計數據,2019年7月,中小銀行結構性存款在所有銀行結構性存款中占比為66.07%,而大型銀行結構性存款占比為33.93%。可見,監管趨嚴將使對結構性存款業務更為依賴的中小銀行直接承壓。
  其次,針對開展結構性存款業務涉及金融衍生品交易的銀行,《通知》要求其具備普通類衍生產品交易業務資格。但目前,大部分城商行、農商行尚缺專業投研團隊及交易人員,或無法持續開展結構性存款業務,一旦12個月過渡期滿,這些銀行將失去此項拓展存款業務的重要金融產品。再者,一些中小銀行即使如期申請到衍生品交易資格,也需一定時間積累經驗、鍛煉隊伍。
  第三,大型銀行服務更加綜合化,存款來源渠道廣,客戶主體類型多,即使結構性存款業務受限,也可通過其他替代金融產品彌補。相比之下,中小銀行受限因素諸多,替代金融產品選擇較少。
  由此,中小銀行須對《通知》高度重視,認真貫徹落實各項要求。筆者建議,為減少《通知》帶來的不利影響,中小銀行可從兩端發力,依法合規、穩健發展結構性存款業務。
  一則,堅持高質量經營發展之路,提升吸收存款的綜合服務能力,包括:發展“輕資本”業務,完善服務體系,提升專業性;利用內外部科技資源,建立適合本行的科技金融發展模式,依靠科技平臺降低服務成本,提升服務覆蓋率;精耕細作本地市場,以更靈活的機制,實現特色化、專業化的“區域化”發展,從而提高存款業務的拓展效率。
  二則,要學會“順勢借力”,結合所在區域自然資源要素稟賦,精準把握當地經濟發展模式和趨勢,尤其要抓住在對接國家戰略進程中孕育的重大機遇,憑借服務價值與貢獻度的提升,促進存款業務高水平發展。

上海快3彩票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