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評論

數字化助力供給側深化改革

發布時間:2019-10-24 21:47

作者:盤和林

  10月22日,第六屆世界互聯網大會在烏鎮落下帷幕。大會雖已結束,但會議期間諸多業內專家的真知灼見,至今余音繞梁,引來熱議。如美團創始人兼CEO王興在大會的“企業家高峰論壇”上表示,數字經濟最終發展起來,需要供給側全面數字化。他認為,供給側數字化是比需求側數字化更任重道遠之事,既是巨大機遇,也是很大挑戰。
  產業鏈條的最終端是需求側,之后每一級供給側都將是上一級鏈條的需求側。比如住宅的最終端是購房者,開發商是供給者,而開發商作為房屋的建設者,又將成為鋼材的需求者。同樣,作為鋼材供給者的鋼鐵企業又將成為煤炭、鐵礦石的需求者。實現供給側數字化,不僅讓購房者實現網上交易,也讓開發商實現互聯網采購鋼材、預約建筑團隊,并讓鋼企實現網購煤炭、鐵礦石等。換句話說,數字化會鏈接每一個細微的供需環,貫通整個產業鏈條。
  根據北京大學新結構經濟學研究院院長林毅夫教授的新結構經濟學理念,從宏觀看,任何經濟社會的發展都是結構變遷的過程,變遷的目的是為了適應不斷變化的要素稟賦。因此,若僅僅實現需求側數字化,只能達到產業結構與市場需求相匹配,這將造成與要素稟賦結構偏離,導致效率損失。
  由于我國的要素稟賦不斷變化,這就要求產業結構、供給結構不斷隨之變化。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我國人口紅利充分釋放,勞動力充沛,資源成本低廉,催生一大批勞動力密集產業、高能耗的低端原材料加工產業。如今人口紅利逐漸消失,勞動力成本上升,資源儲量下降,需要更多資本密集型、技術密集型企業,提高資源利用效率,擺脫產業鏈低端窘境。如何將這些企業與有限的物質、人力資源高效匹配,正是供給側數字化要解決的問題。當實現了供給側數字化,每個地區都將能對每一項細節的要素稟賦進行監控,以評估當地要素稟賦結構。企業與產業將據此適時調整,并結合需求側數字化實現匹配,打通產業鏈,將最底端的生產要素與最頂端的最終產品需求相連接,這才是真正意義上的數字經濟。
  從微觀看,每一個城市、每一個企業都有不同的要素稟賦。通過供給側數字化,工業企業能迅速找到原材料供給更低廉的地區,餐飲行業能實現更廣泛、更有效的菜品采購。當然,這不僅限于客觀物質資源,人力資本、知識儲備也將得到更好匹配,勞動力充沛的地區會匹配更多勞動力密集行業,高校較多的地區將匹配更多科技密集型產業。
  從微觀到宏觀,企業實現從人力支出、原材料成本、生產經營到產品需求的匹配,地區實現從生產要素、產業結構到市場需求的“嚙合”。在此過程中,通過數字化工具實現資源的最佳配置,這既是數字經濟的精髓,亦是供給側改革的深層邏輯。
  需求側數字化催生了一大批互聯網大佬,促成互聯網時代的繁榮,如今供給側數字化將使互聯網融入整個生產體系,不單單在商品市場發揮作用。有人問互聯網的“下半場”在哪?筆者認為正在此,當頂端需求市場充分飽和后,下沉互聯網思維,深入供給側每個細微的供需環節,實現生產鏈條的環環相扣將大有可為。這是一片還未數字化的藍海,期待一個個麥哲倫去長風破浪、直掛云帆。
  當然,深化供給側改革不能將產業結構演進都寄托于政府的政策干預。因為再高明的政策面對時刻變化的要素結構仍有可能落伍,而任何脫離要素本身的變遷都是低效率的。所以,唯通過數字化實現兩者有機結合,再借助已充分建立的需求側數字化,實現全產業鏈整合,方能實現供給側改革的最終目標,即調整經濟結構,優化要素配置,提高增長質量。

上海快3彩票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