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評論

證券法“大修”助力資本市場發展

發布時間:2019-12-30 21:47

作者:唐衛毅、盤和林

  2019年12月28日,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五次會議表決通過了修訂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法》(以下簡稱“新證券法”),將于2020年3月1日起施行。
  沒有“高壓”就沒有敬畏
  1998年12月29日,第九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六次會議通過了《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法》。時值“21歲生日”之際,該法完成大修,將推動我國資本市場走入新的“春天”。
  對比舊版,新證券法更完善,也更符合當前經濟形勢,其不僅對注冊制作出系統規定,并設置投資者保護專章、創新證券民事賠償訴訟制度,還加大了對欺詐發行、內幕交易等違法行為的處罰力度,這就釋放出一個重要信號:資本市場不歡迎“濫竽充數”和“渾水摸魚”者。倘違法違規,將付出沉重代價。
  經過多年的建設與發展,我國資本市場規模日益擴大,對支持和服務經濟發展起到積極作用。但在實踐過程中,我們清醒地認識到國內資本市場離“成熟”尚遠,尤其針對違法行為的處罰力度偏低。如長期來,在A股市場,眼瞅上市后利益巨大,一些公司對財務等數據大肆造假,以期達到上市標準。一朝敗露,投資者利益嚴重受損,責任方付出的代價相較其不法所得卻如“蜻蜓點水”,難免使一些違法者有恃無恐,甚至變本加厲。
  此次修法,大幅提升了針對欺詐發行的處罰力度,如對于“尚未發行證券的”,對發行人的罰款標準由“30萬元以上60萬元以下”提升到“200萬元以上2000萬元以下”。對于“已經發行證券的”,對發行人的罰款標準由“非法所募資金金額1%以上5%以下”提升為“非法所募資金金額10%以上1倍以下”。同時,新證券法對相關責任個人的處罰亦全面升級,明確發行人的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指使從事違法行為的,沒收違法所得,并處違法所得10%以上1倍以下罰款;沒有違法所得或者違法所得不足2000萬元的,處以200萬元以上2000萬元以下罰款。如此處罰新標準,“力大勁猛”,值得叫好。須知清除“害群之馬”乃維護資本市場秩序與安全的重要手段,唯針對虛假陳述、內幕交易、操縱市場等行為施以“重拳”,方可起到應有震懾作用。
  沒有“高壓”就沒有敬畏。希望新證券法施行后,監管部門以新的視角、新的思維、新的理念治理資本市場中出現的新問題,并對任何違法違規行為一查到底,嚴懲不貸,確保市場風清氣正,真正走上高質量健康發展之路。
  集體訴訟制度凈化市場生態
  歷時4年多,歷經四審的證券法修訂終于落地。新證券法增加了投資者適當性及中國特色集體訴訟制度的規定,大幅提升了投資者保護力度。
  近年來,我國著力于經濟結構轉型升級,證券市場發揮著重要作用,但證券欺詐等行為屢見不鮮,因缺乏相應賠償機制,中小投資者深受其害。雖然我國自2000年起呼吁建立投資者集體訴訟制度,但起步晚,且司法等配套制度建設不完善,使之推進緩慢。不過,鑒于我國證券市場散戶多、投機性強、信披透明度低等特點,建立有中國特色的集體訴訟制度,乃保護投資者合法權益,維護市場秩序的必然要求。
  作為一種代表人訴訟制度,相比現行自訴、委托或代理人訴訟等方式,集體訴訟制度更能調動“沉默的大多數”,通過將分散的單個受害投資者聚集在一起,減少司法資源占用,降低利益受害者的訴訟成本,更高效地維護其合法權益,并對上市公司違法行為產生威懾力。這方面,西方國家成熟資本市場的集體訴訟制度建設成效頗多可圈可點之處,值得我們學習探究。
  比如,讓有關部門有足夠權力。美國《1934年證券交易法》授予美國證監會無限制的調查權力,加上美國證監會將部分權力下放給會計公司和律師行,意味著證券監管實際由幾個核心組織相互合作又互相制衡,保證了監管效率;又如,對集體訴訟所需要件的要求不能太高,可借鑒美國的做法,當達到公司違法行為傷害所有股民及訴訟代表人足夠具有代表性時,就應同意進行集體訴訟,不能增加過多行政障礙。此外,可效仿美國采用競價方式來產生集體法律顧問,在保證拍賣原則成立的情況下,利用市場化手段引入律師,讓其真正為中小投資者說話。
  不過,由于各個國家的經濟制度、市場發展水平、法律制度等存在差異,在學習西方國家制度建設經驗的同時,我國仍需根據證券市場自身特點,針對市場發展目標,建立帶有中國特色的集體訴訟制度。據全國人大財經委員會法案室主任龔繁榮介紹,新證券法將建立集體訴訟制度,允許50名以上投資者委托代表人參加訴訟。允許投資者保護機構按照證券登記結算機構確認的權利人,向人民法院登記訴訟主體。除此以外,還建立了“默示加入”“明示退出”的訴訟機制,為投資者維護自身合法權益提供方便的制度安排。
  可以預見,我國采用“默認加入”制度,與其他國家的“明示加入”制度會有很大不同,主要原因在于我國證券市場散戶多,而“明示加入”的時效長、成本高,不切合我國實際。其他的比如原告代表、退出機制、損失統計、配套機制等,也都與其他國家的集體訴訟機制有所差別,打上“中國特色”的烙印。當然,“中國特色”有待司法及監管部門進行更多細化。筆者認為,集體訴訟制度可以彌補證監會監管的不足,以市場化手段凈化市場,維護中小投資者權益,提高違規成本,形成后端監管,這對科創板、注冊制及整個資本市場的健康發展都具有重要意義。

上海快3彩票制作 内蒙古十一选五k线图 郑州余经理股票融资 pk10滚雪球技巧 有河南快3的平台 福建十一选五遗漏图表 广东26选5技巧 9号内蒙古快3开奖结果 极速快3怎么看大小比较准 股票融资软件_杨方配资平台 急速赛车14 云南十一选五五玩法 彩经网杀号定胆 保定哪期货配资做得好 快乐十分2胆全拖任5 湖北11选5中奖规则及奖金 安徽快三推荐和预测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