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海外

2019年全球經濟步入深度結構調整 明年RECP值得期待

發布時間:2019-12-19 21:48

作者:記者戚奇明

  在即將過去的2019年,全球經濟發展面臨重大考驗。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將2019年世界經濟增速下調至3%,這是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爆發以來最低水平。在這種背景下,明年的全球經濟發展將呈何種態勢?有哪些風險值得警惕?又有哪些亮點值得挖掘?為此,《上海金融報》記者專訪了上海市人民政府決策咨詢研究基地余南平工作室首席專家余南平。
  《上海金融報》:您如何看待2019年的全球經濟發展態勢?
  余南平:2019年全球經濟處于一定深度的向下的結構性調整中,比如目前全球貿易增長與全球GDP增長的比例關系仍未回歸正常水平。同時,全球各大經濟體的表現在結構性變化中也存較大差異。根據IMF預測,今年全球GDP增速約為3%,發達經濟體增速約為1.7%,而美國約為2.4%。由此看來,美國經濟在所有發達經濟體中的表現依然較好。原因在于其主導調整了自身的貿易逆差,比如2019年通過的新版美加墨自由貿易協定,美國加強了與墨西哥和加拿大的貿易關系,對沖了與德國、日本,尤其是中國的貿易逆差。今年前10個月,美國貿易逆差約為4700億美元,同比減少了1300億美元。而且,美國的就業水平數據保持較好,勞動力市場正在進一步擴張中。另外,過去一年美國的資本市場表現靚麗,使整個美國的財富增加效果明顯,美國消費者信心指數也停留在高位。
  相比美國,歐洲經濟表現遜色不少。根據IMF預測,今年歐元區GDP增速約為1.2%。歐盟統計局10月31日公布的數據顯示,2019年第三季度,歐元區19國GDP較第二季度僅增長0.2%,歐盟28國GDP較第二季度僅增長0.3%。估計全年增長率也會維持在較低水平。歐盟28國的平均失業率也較高,在6.3%左右。
  此外,截至2019年二季度末,歐元區政府負債率高達86.4%,歐盟28國的負債率為80.5%;2019年二季度,經季節調整后的歐元區政府財政赤字率為0.7%,較第一季度略升0.1個百分點。歐盟28國的財政赤字率為0.9%,上升0.2個百分點。如此高的財政赤字使歐盟國家的政府喪失財政擴張的能力,這對2020年的歐洲經濟增長是一個非常大的挑戰。從全球來看,經濟增長動力依然在亞洲,或者在亞洲的新興市場中。其中,2019年中國GDP增速預計在6%左右,印度GDP增速雖較去年有所降低,但也在6%的水平。其他幾個東亞國家平均GDP增速在5%左右。從這個角度出發,目前全球經濟中心正逐漸往亞洲,尤其是東亞和南亞轉移,或者轉向了東盟十國,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系協定(RCEP)框架(10+6)和東盟十國與中日韓的(10+3)聯盟區域里。
  除以中國為主導的亞洲經濟增長表現不錯外,全球其他的新興經濟體表現都較弱,無論是俄羅斯與前獨聯體國家,還是巴西、阿根廷等南美國家。非洲方面,除尼日利亞有不錯的增長表現外,其他國家或區域都一般。
  從2019年的世界經濟特點看,在貿易保護主義背景下,全球經濟已進入了深度結構調整狀態,即全球價值鏈已不再繼續擴張,而是停留在區域整合層面。因此,雖然宏觀上各方對2020年的全球經濟前景都不抱信心,但由于負利率和美國財富效應等影響,發達經濟體的消費信心指數卻比較高,這是比較反常的現象。
  《上海金融報》:2020年全球經濟有哪些風險,會出現哪些“黑天鵝”或“灰犀牛”?
  余南平:2020年全球經濟或會出現一些不可預見的風險,其中,最大的風險是全球國家債務尤其是發達經濟體債務的擴張。歐洲地區雖然處于減債過程中,但效果不明顯,債務水平仍然較高。
  其次,在全球經濟下行背景下,如果美聯儲在2020年繼續降息,其他國家是否還有貨幣政策對沖工具,或是否還有降息空間,是一個很大的問題。因為貨幣政策的變動會影響匯率走勢,這對于一些國家或經濟體所產生影響的差異度將非常大,可能會引起本國的匯率市場風險。如果大額資本從某個區域集中流出,會對全球經濟產生很嚴重的影響。
  最后是資本市場。目前美國經濟表現雖然不錯,但其繁榮一定程度上建立在虛擬化程度比較高的資本市場上。這種靠回購支撐估值提升的資本市場,如果在業績證偽后泡沫破裂,將對全球經濟產生很大負面影響。
  此外,從2008年到2019年,全球資本大多流向了資本領域,很少進入實體領域。同時,一些國家或經濟體央行實行的負利率政策,變相刺激借貸,這部分流動性也大部分進入了資本市場。如果這些國家或經濟體央行把利率由負調正,會產生什么后果,很難預測。
  《上海金融報》:2020年全球經濟有哪些可以期待的樂觀變化?
  余南平:從貿易結構角度看,根據IMF計算,中美貿易摩擦影響了全球經濟0.8%的增長。目前中美已經基本達成第一階段協議,之后如果雙方能夠通過磋商達成更多共識,將對全球經濟下滑起到緩沖作用。
  另外,2020年,我們可以期待的是RCEP的落地,這將對全球經濟起到巨大提振作用。RCEP可以對沖全球經濟結構調整過程中出現的大幅下滑風險。值得關注的是,中國在其中起到了中流砥柱的作用。雖然中國自身也在經歷較大的結構性調整壓力,并受到中美貿易摩擦影響,但中國作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對全球經濟的增長會產生重要貢獻。如果明年中國能夠和亞洲其他國家在“10+5”框架下,將RCEP協議進一步推進落地,會起到對沖全球經濟下行的效果。更重要的是,中國在這個過程中能否建立起以亞洲為主導的區域性全球價值鏈,包括在“一帶一路”沿線區域能否建構區域價值鏈,值得關注。如果這兩件事能有較大進展,那么將進一步促進全球經濟可持續增長。
  【延伸閱讀】
  日本央行維持超寬松貨幣政策不變
  日本央行19日在結束為期兩天的貨幣政策決策會議后宣布,維持目前超寬松貨幣政策不變。
  日本央行當天發布聲明說,為實現2%的通脹目標,央行將維持現行超寬松貨幣政策,短期利率繼續維持在負0.1%的水平,并繼續購買長期國債,使長期利率維持在零左右。如果出現利率快速上升的情況,央行將迅速、適度地擴大國債購買力度。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當天在記者見面會上表示,全球經濟下行風險不斷加大的局面有所改善,但世界經濟仍面臨較大風險,依然要對貿易保護主義等風險因素保持警惕。
  為使經濟走出通縮,日本央行實施超寬松貨幣政策,但至今仍未實現2%的通脹目標。今年10月,日本剔除生鮮食品外的核心消費價格指數比去年同期上升0.4%。 (新華)

上海快3彩票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