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金融文化

金融是一門大學問——讀《洪葭管論金融》有感

發布時間:2019-10-14 21:27

作者:楊蘇紅

  金融是一門大學問,將其研究深透、做到穩定運行,絕非易事。梳理紛繁復雜的金融史,則是必做功課之一。1921年出生的洪葭管先生,曾經長期擔任《上海金融志》主編、中國金融學會金融史志研究會主任,自新中國建立伊始就做了大量史料文獻鉤沉研究工作。《上海錢莊史料》、《上海金融史話》、《金城銀行史料》、《在金融史園地里漫步》、《中國金融史十六講》、《中國金融通史·第四卷》、《洪葭管論金融》等文集,就是他從1960年代到2016年的部分研究成果。其中,2016年出版的《洪葭管論金融》一書,作為洪老近期文集,一木見林,可見其研究方法與研究成果。
  鑒往知來:打通歷史和現實的關聯
  如何梳理龐雜的史料,做到去蕪存菁?洪老在《洪葭管論金融》一書中專門談到金融志的編纂問題,提到必須具備總體設計、資料長編等方法;還要辯證對待“詳今略古”和“統合古今”,不能忽視古為今用的意義;更應寫出地方、專業特點,例如涉及上海近代金融,必須提到其發達的金融市場起著全國金融中心的作用、對內地金融活動影響很大的顯著特征。
  洪老正是“統合古今”、鑒往知來的堅定踐行者。他的《知史愛國讀志愛鄉——簡述上海金融的過去、現在和未來》文章,通過討論近代上海金融變遷而悟到以下幾點:過量的貨幣供應、過度的信貸擴張,不利經濟健康發展;慎對虛擬資本,嚴控資產泡沫。
  關于“統合古今”的研究方法,他在《論現實研究與歷史研究的關系》一文中,有進一步的闡述與論證。例如,研究史料可以發現,山西票號存在不實行股份制、不吸收小額存款、不求物質擔保、缺少創新等問題,最終造成全行業被淘汰。再如,1969年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決定采用“特別提款權”為單位,實際使用的是主要經濟發達國家的貨幣,這與1856年上海錢莊和商界確定“九八規元”為記賬單位的思路與做法異曲同工。
  被洪老稱為中國近代金融史上大智慧的事件,除了上海開埠以來于1856年采用“九八規元”、促成上海錢業“申匯”行市;1932年成立銀行業聯合準備委員會,堪稱資產證券化的早期實踐外,還有1937年淞滬會戰爆發、政府頒布《非常時期安定金融辦法》,直接維護銀行錢莊不致因客戶無限制提存而擱淺或倒閉。
  研究金融史也會為現實問題研究提供新材料和新認識。例如,洪老研究和探索中國近代包括票號倒閉在內的10次金融風潮,總結歷史教訓:有信用風險,就會有金融危機;警惕泡沫經濟;充分發揮市場作用的同時,不能沒有宏觀調控等。

  見微知著:探索“南三行”和“北四行”的成功因素
  研究史料,探究事件,自會關注其中發揮重要作用的人物。例如,洪老在研究中資銀行首席“百年老字號”交通銀行時,會重點提到張謇、錢永銘、胡祖同。正是他們相繼努力,交行才得以逐步向現代化銀行轉型。
  洪老多次提到的群體,還有江浙銀行家。他們涌現于1920年代至1930年代,也是上海發展成為全國金融中心和遠東國際金融中心之一的時期。具備很高金融知識水平和豐富金融實踐經驗的他們,不僅把自己所在機構經營得風生水起,也推動了我國整個金融業的發展。
  中國銀行總經理張嘉璈主管行務、撰寫社論,善于把握宏觀形勢;浙江實業銀行總經理李銘經常說,賺中國人的錢猶如賺自己家里人的錢,只有賺外國人的錢,才算真本事,才是有意義;上海商業儲蓄銀行總經理陳光甫推行“一元起存”,強調服務社會,開辦旅行社等創新業務。“南三行”主要經營者管理者的先進理念與科學思路,由此可見一斑。
  鹽業、金城、中南、大陸等“北四行”也是可圈可點。金城銀行總經理周作民支持實業,從上海到天津的津浦鐵路沿途,都可看到這家銀行放款的企業煙囪在冒煙;鹽業銀行總經理吳鼎昌考察國外銀行業之后認定,多家銀行聯合利于發揮規模效應,增強抵御風險的能力。后來他具體推行“北四行”實行部分聯營。
  觀照當下:理論與實際有機結合
  洪老是中國金融史研究領域的大家,更是一位注重金融實踐的上海市政府參事,長期從事決策咨詢工作。
  洪老在《20世紀80年代上海金融體制改革二三事》中,提到自己參與、建言的幾次座談會,座談研討內容包括中央銀行制度的建立與發展、關于資金管理體制改革、金融市場開拓等。其中,關于上海證券交易所的籌建,就是金融市場開拓方面的一件大事。當時還小心避免使用“資本市場”名詞,而稱之為長期資金市場的建立。
  至于世人矚目的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建設,洪老在對照其他國家金融中心建設以及在浦東多次調研后,提出以小陸家嘴1.7平方公里內為建設上海國際金融中心的基地、小陸家嘴“先繁榮”等建議,都化為充滿活力的現實。
  通貨膨脹問題也為洪老一直牽掛。他的《國民黨政府統治時期的惡性通貨膨脹》一文,有感于通貨膨脹到了惡化階段就極難遏止,以及對整個社會經濟帶來嚴重危害。在《擔綱負重的中國人民銀行——為中國人民銀行成立65周年而作》、《20世紀80年代后半期中國通貨膨脹的成因及其治理》等文中,他分析了建國以來中國人民銀行對通貨膨脹幾次治理的得失,提出應當居安思危,堅定地保持金融穩定運行,維護國家金融安全,進一步發揮金融在國民經濟中的獨特作用。
  虛擬貨幣的危害是洪老關注的另一問題。洪老指出,馬克思在《資本論》里對英國銀行家提出的“虛擬資本”作了理論概括。而多次金融危機都已表明:虛擬資本是制造泡沫資產的源頭,必須防患于未然。

上海快3彩票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