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理論·探討

長三角區域金融協同如何發力?

發布時間:2019-12-16 22:11

作者:邵偉

  據新華社報道,12月16日出版的第24期《求是》雜志發表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的重要文章《推動形成優勢互補高質量發展的區域經濟布局》。文章強調,要根據各地區的條件,走合理分工、優化發展的路子,落實主體功能區戰略,完善空間治理,形成優勢互補、高質量發展的區域經濟布局。要從多方面健全區域協調發展新機制,抓緊實施促進區域協調發展的有關政策措施。
  據不完全統計,目前已有逾20個省會城市和近10個核心城市明確提出建立區域金融中心規劃,以期圍繞中心城市和城市群等優勢區域,推動人口、資本、技術等要素的集聚。本文擬從區域金融協同、數字金融發展、產業布局戰略等方面入手,探討區域金融協同如何助力長三角區域高質量一體化。
  省會城市金融業GDP
  占比上升
  2016年以來,長三角27個中心區城市(上海、杭州、湖州、嘉興、寧波、舟山、紹興、金華、臺州、溫州、南京、蘇州、無錫、南通、泰州、揚州、鹽城、鎮江、常州、合肥、蕪湖、馬鞍山、銅陵、安慶、池州、滁州、宣城)人均GDP達到13652美元,已跨越世界銀行提出的“中等收入陷阱”,整體邁入高收入階段;預計到2023年,該區域人均GDP將超過2萬美元,邁過發達經濟體門檻(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定義的39個發達經濟體中的人均GDP下限估算)。值得關注的是,區域內數字經濟總量達8.63萬億元,全國占比28%,數字經濟占當地經濟總量的比重也達到41%。發達的數字經濟孕育出各類“獨角獸”企業,總估值在國內三大城市群中排名第一,成為科技創新和數字經濟發展的重要基礎。為此,金融消費需求隨之增長,消費偏好由網點服務向移動服務延伸。
  根據華略智庫分析,從全國范圍看,過去5年,金融業占GDP比重分布占比小于5%,金融業增加值復合增速5%左右的為寧波和長春;占比5%-10%,復合增速10%的有杭州、廣州、青島、合肥;占比大于10%,復合增速在10%-18%的有天津、濟南、南京、西安、廈門、重慶、福州、武漢、珠海、石家莊、鄭州;而上海、北京和深圳金融業占GDP比重大于12%。整體來看,金融業向省會城市集聚的特征逐漸顯現。
  事實上,南京、杭州、蘇州、寧波等20個省會和核心城市已明確提出圍繞中心城市和城市群等優勢區域推動人口、資本、技術等要素集聚的區域金融中心規劃,對長三角區域金融產業的協同合作提出了新要求。
  應用SOD和TOD
  探索金融協同新路徑
  筆者認為,區域金融發展可從金融機制創新、模式創新和管理創新三方面推進。
  其中,金融機制創新方面,可通過稅制改革,建立GDP分計考核、稅收分享制度,推動區域金融產業的協同。金融模式創新方面,可通過股份合作、飛地自建等模式,推動異地共建金融協同運營機制。金融管理創新方面,可通過統一金融要素市場,清除金融市場壁壘,營造規則協同、市場開放、標準互認、自由流動的金融市場環境。
  就長三角區域金融協同而言,按照政策、市場、產品和監管等四個協同特征,建設外圍微金融中心是長三角培育金融協同的重要路徑。鑒于行政體系中的交通、規劃、土地管理等部門的權力分割,加之政府財政投資的風險較大,可摒棄傳統金融思維,應用SOD和TOD等模式探索長三角金融協同發展的新路子。
  首先,SOD模式(Service-Oriented Development),是指在要促進發展的地區,政府有意識地進行大型社會服務設施以及某些商業型設施的建設,從而對期望集聚的要素產生巨大吸引力的開發模式,即通過社會服務設施建設過程中,引導金融與市政設施、社會設施等同步形成。
  其次,TOD模式(Transit-Oriented Development),是指通過公交為主導的綜合性土地使用規劃,促進交通、道路系統和土地使用三位一體的綜合開發,以實現各個城市組團緊湊型開發的有機協調模式,將金融與公共交通和未來城市空間等服務緊密聯合,圍繞軌道交通及快速公交線路等大容量公交站點進行的可持續土地開發,以適宜的距離為半徑,營造宜居環境等相結合,促進金融與社區的良性互動。
  數字金融協同服務
  是大勢所趨
  從國際經驗看,城市規模分布一般遵循“齊普夫定律”,即經濟集聚效應與生活成本上升相互抵消,形成城市擴張速度與規模無關的現象。根據我國城市大而規模小的現狀,可借助數字經濟蓬勃發展的契機,釋放區域內部的商業、人才、民生服務、政務、科創等空間,形成以大數據為生產資料、云計算為生產力、互聯網平臺為紐帶的格局,利用區塊鏈技術形成新生產力和生產關系的一體化社會治理模式,以滿足區域內要素資源的重新配置、科技創新、基礎設施、商業和產業、公共服務、社會治理等發展需求,以此提升區域的綜合競爭能力,形成全球領先的高質量一體化發展新模式。
  數字金融有三層結構,核心是金融信息和金融通訊技術、金融硬件和軟件以及金融IT咨詢等;第二層是狹義數字金融,如金融數據和金融數據技術的應用形成的新金融模式,如數字金融服務、平臺金融模式、普惠金融、零售金融等;第三層是廣義數字金融,如電子商務、電子商業、工業4.0、精準農業和算法經濟等,涉及所有經濟活動的金融服務。
  在推動長三角區域高質量一體化發展過程中,數字金融的協同服務已是大勢所趨。在高質量發展的要求下,長三角金融協同應代表國家數字金融發展的方向,積極主動參與新一輪全球金融合作與競爭,打造我國金融科技創新的領頭羊。當前,長三角一體化戰略目標為“一極三區一高地”,即通過協同發展使其成為全國經濟發展活躍的強勁增長極,成為全國經濟高質量發展的樣板區、率先基本實現現代化的引領區和區域一體化發展的示范區,成為新時代金融改革開放的新高地。
  筆者認為,為打造世界級數字經濟產業集群,長三角數字金融需要創新建設科技協同的服務平臺,才能提升數字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同時,要共建長三角高效的數字金融協同平臺,推動長三角金融治理的統一數據標準。此外,在優化長三角商業數字基礎設施方面,需創新推動數字金融消費增長,搭建長三角區域金融產業升級的服務平臺。
  構建金融科技供應鏈體系
  助力產業升級
  發端于電商、新零售業態,逐漸成熟于工業互聯網、智慧城市,長三角作為經濟金融業態的創新引領區,正對商業、產業等區域經濟重要領域的變革產生推動作用。數字經濟金融與產業互聯網、數字治理等產業轉型升級,以及政府治理能力提升的方向天然契合,正在成為對接區域協同發展的重要核心組成部分。而數字經濟金融的技術普惠與制度創新,形成的電商業態正由下而上地逐步促進市場的協同一體化向分工有序化、服務和制度均質化、政府工作高效化過渡。
  數字民生指數顯示,在第三方支付等數字化技術的助力下,長三角27個中心城市的得分差異最小。作為長三角龍頭城市,上海在指數中排名第二,新零售給上海帶來了與眾不同的消費結構與消費習慣,在數字商業、數字民生等領域排名靠前,物流指數與品質消費指數位列第一。數字經濟金融協同已在長三角27個中心區城市顯現雛形。
  展望未來,數字金融等基礎設施的創新,為消費增長提供了空間,長三角區域迫切需要優化商業數字化的協同發展,進一步優化長三角區域支付、物流、云計算的能力,不斷提供豐富的消費場景和消費內容,滿足老百姓日益增長的消費升級需求。同時,通過不斷升級長三角區域協同金融產業服務平臺,打造世界級數字經濟金融產業集群;通過人貨場等數字要素的重構,實現商品產地和目標市場低庫存、低成本、高效率的直接對接;以5G、人工智能、大數據等核心產業為依托,利用電商平臺、大數據核心技術與長三角制造網絡等既有優勢,通過數據雙向傳導,將新零售、新制造與數字金融通過智能骨干網進行全鏈接閉環,打造世界領先的金融等服務制造業網絡,推動數字經濟不斷向智能化升級。
  筆者認為,未來,長三角首先應創新建設金融科技平臺,以提升金融服務實體經濟能力。其次,發揮大數據、人工智能、云計算和區塊鏈技術等優勢,探索普惠金融、反洗錢、智慧風控、智能運營、供應鏈金融等領域的應用。第三,應探索數字貨幣研究與移動支付等創新應用,不斷豐富金融科技應用場景,為區域經濟社會一體化提供金融保障。此外,在自主商業化方面,長三角金融科技要注重IT輔助產業的布局,如IP/電子自動化工具、制造設施、NAND閃存、裸晶圓、RF半導體、集成電路設計和半導體后段制程等產業布局,通過下沉式金融科技的研究和開發,形成自主產業化的金融科技供應鏈體系。
  (作者系原中國銀行上海市分行高級經濟師)

上海快3彩票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