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理論·探討

金融與裝備制造業協同發展路徑探究

發布時間:2019-12-23 21:45

作者:邵偉

  裝備制造業是制造業與金融等服務業融合發展的重點領域,也是探索金融與制造業融合發展路徑的先行行業。目前,我國裝備制造業與金融等現代服務業融合發展正快速推進,企業層面的探索與實踐也取得了積極進展,融合發展效應逐步顯現。不過,也需要看到,與發達國家相比,我國裝備制造業和金融等現代服務業融合發展的整體水平不高,協同融合程度較淺、發展不均衡等問題較為明顯。
  五大問題待解從現有實踐看,在推動裝備制造業與金融等現代服務業融合發展的過程中,五大問題值得關注。
  核心技術短板突出,金融服務缺位 裝備制造業是國際競爭最激烈的領域之一,也是我國與發達國家技術差距較為突出的領域之一。我國裝備制造業門類齊備、產品齊全、規模龐大,但技術短板和金融服務的缺位,長期制約著產業發展。目前來看,與國際先進水平相比,我國在集成電路及專用設備、操作系統與工業軟件、飛機和航空發動機、高性能醫療器械等領域存在較為明顯的差異;而在新興的人工智能領域,我國企業在中高端傳感器等核心技術上亦亟待取得關鍵性突破,這些均是金融部門需要精心“耕耘”的領域。
  綜合集成能力偏低,金融服務意識單一 裝備制造業具有典型的終端行業屬性,是機械、電子、零部件、原材料、基礎工藝等發展水平的集中展現,亦是串聯、整合、重塑制造業各行業的集成載體,更是金融菜單式服務的有效切入點,是發揮聯動協同、融合重整、賦能增值的集成發展效應的重要支柱。但是,長期以來,我國裝備制造業全鏈條協同發展體系不暢,機械與金融和電子、整機與金融和部件、裝備與金融和原料之間存在各自發展、相互脫節的情況,高端裝備系統集成與分包能力也在低水平徘徊,金融重復服務的效率偏低。
  高端軟件發展較為滯后,金融出現服務“真空” 裝備制造業高質量發展既要有強大的生產制造能力,也要有堅實的軟件服務支撐,更要有金融的細化服務。工業軟件是裝備產品運行優化、全過程集成、數據生成加工的核心工具,在很大程度上決定著產品質量、生產方式和企業信息能力,是金融服務賴以生存的重要基礎。但是,我國工業軟件發展相對滯后,長期依靠從國外引進,成為裝備制造業發展的軟肋,亦導致造成金融機構對相關領域敬而遠之,服務無法跟進。
  增值服務開發不足,金融服務能力有待提升 外延增值服務是裝備企業提高獲利能力的重要支撐,對裝備產品競爭力有著重要影響,是金融衍生性產品的重要標的。在全球分工體系中,我國裝備制造業長期鎖定在加工組裝環節,國內裝備企業整體缺乏服務意識,一定程度上影響了金融等服務行業的有效介入,亦導致金融機構對增值服務環節的重視和投入不足,影響了“制造-金融”等服務鏈的拓展。
  制造業和金融等服務產品的供需對接不暢,造成金融服務深度不足我國裝備制造業長期處于賣方市場,很多裝備制造企業重生產、輕需求,產需協作不緊密,下游用戶、分銷商等在產品創新中的作用沒有得到充分發揮。同時,由于裝備企業信息化程度普遍不高,客戶和產品數據積累有限,分析運用較為粗放,對裝備企業上下游聯合研發、產品個性化定制、供需有序銜接等形成制約。這種供給需求大面積長時期錯配的情況,致使低端產品供給過剩,企業陷入同質競爭、價格比拼、微利運營,難以轉向創新驅動、需求引領的發展路徑,進而導致高端產品供給不足。
  對此,金融服務應聚焦市場需求對裝備制造領域創新不可替代的拉動作用,從平臺建設角度為制造業上下游企業提供整體設計,形成全產業鏈金融服務。
  發展路徑探究
  筆者認為,裝備制造業鏈條長、涉及部門領域多、技術復雜度高、應用場景多樣,在融合發展上具有功能附加性、全鏈協同性、服務專業性等特點,金融等服務業應加大中間服務的投入,讓制造業拓鏈衍生、賦能增效,形成制造業深化發展和高質量發展的重要支撐。
  從融合發展的角度看,裝備制造業既要提供硬件產品,也要在原有的產品基礎上疊加相關的金融服務,加速零部件加工和系統集成,在高度標準化、規模化產品上,提供非常規、個性化產品開發的融資需求,推進裝備制造業與金融等現代服務業融合發展。為此,金融服務業應立足制造業的產業特性、順應發展趨勢、聚焦瓶頸問題,為推進核心技術“破瓶頸”、工業軟件“補短板”、系統集成“強能力”、柔性生產“轉方式”、增值服務“拓空間”,為裝備制造業轉型升級和高質量發展提供精準的金融服務。
  為制造業搭建多渠道的技術研發和創新服務平臺,滿足其核心技術攻堅所需的融資需求 裝備制造業轉型升級的關鍵是突破核心技術的瓶頸制約,金融要結合裝備制造優勢企業和領軍企業的特征,為對接國內外高等院校、跨國公司、研發機構和行業協會,提供技術創新中心、產業創新中心等創新平臺和研發創新聯盟等服務,為建立優勢互補、風險共擔、利益共享的產學研用合作等提供產融對接機制,推動各類創新主體協同合作,為關鍵裝備和高端新型裝備的創新提供金融需求。在整合業內外資源搭建關鍵共性技術研發平臺上,金融機構應加大關鍵裝備基礎理論與共性技術研究所需的資金需求;在圍繞基礎性、戰略性、全局性領域開展創新攻關,以及重點突破一批當前急需、制約長遠發展的重大裝備技術和關鍵部件等方面,金融服務應側重加強技術研發與應用轉化過程中的資金銜接,并協同科技成果和知識產權評估、交易、仲裁、咨詢、擔保等服務型科技中介機構的發展;在提供研發創新、轉移轉化、知識產權、資源共享、檢驗檢測、工業云信息等服務方面,為促進創新成果知識產權化、產品化、產業化加大金融的服務深度。
  推動工業軟件創新突破,在“軟”“硬”發展方面形成協同發展機制 在創新體制機制方面,金融部門應著眼制造業的長期持續投入,助力裝備、自動化、軟件、信息技術等不同領域企業,在協同平臺上發揮緊密合作、協同創新,開展工業軟件的攻關等作用。針對裝備智能化和高端化發展需要,金融部門應助力制造基礎軟件、研發設計軟件、制造執行軟件、車間設備控制軟件、數據管理軟件、供應鏈管理軟件等高端工業軟件的融資需求,促進制造業平臺軟件、應用系統、開源社區等新興業態的健康發展,為軟件企業與制造企業協同合作,以及裝備制造企業的生產制造、數據信息、經驗積累等優勢推進工業軟件研發提供融資需求。借助長三角一體化戰略的實施,形成新的金融與國產工業軟件協同發展的先行示范區,助力國產工業軟件的改進升級。在推進信息技術的集成應用方面,金融機構應聚焦重點工業設備、企業業務系統的上云工程,助力工業App的融資需求。
  重點關注制造業系統集成和總包的服務需求,為產業鏈競爭提供高質量服務 提高系統集成能力是增強裝備制造業核心競爭力的有效途徑,金融服務應順應裝備產業轉型發展和增強核心競爭力的需要,為提高裝備系統設計、集成、測試和總裝能力,開展“項目工程設計+工程施工+設備選型+設備制造+安裝維護+使用服務”一體化集成的金融服務。在推動裝備制造企業、軟件供應商、工程公司等拓展系統集成服務方面,金融機構應主動參與和引導裝備制造企業發展成套裝備“交鑰匙”工程以及總集成、總承包等外沿性服務,支持工程總承包公司、軟件開發商與裝備制造企業的合作,為提高系統設計開發能力、供應鏈整合能力和產品標準化水平,加快向“系統集成供應商”和“成套設備服務供應商”轉型提供融資服務。
  提高裝備柔性個性化生產能力,提升金融協同服務水平 裝備制造業具有顯著的訂單式生產特點,金融部門應根據裝備產品的下游領域特點、應用場景差異大特點,協助裝備制造企業開展模塊化設計、柔性化生產和個性化定制,為制造業供需兩側和產銷兩端的高效銜接提供金融服務。產融協同應鼓勵裝備制造企業和集成供應商優化產品設計,增加優質新型產品有效供給,滿足不同群體不斷升級的多樣化消費需求。在引導企業建立基于網絡的開放式個性化定制平臺方面,金融協同機制應更加強調用戶的需求管理。為精準感知、快速獲取用戶實際需求,以及根據用戶訂單進行自動排產、生產物料供應、產能優化利用等方面,金融協同應聚焦提高裝備行業網絡協同制造水平,推動裝備制造龍頭企業搭建網絡化協同制造公共服務平臺,加快研發設計、生產制造、銷售服務等全流程的信息共享和業務等協同,為提高裝備制造業的產能利用效率、生產制造彈性和客戶響應速度等提供融資需求服務。
  推動專業化增值服務創新發展,激活金融服務的增長空間 裝備制造業高質量發展對生產性服務業和金融服務提出了更高要求,裝備制造與金融等現代服務將加快從失衡分割、松散聯系向互促互進、深度耦合轉變,裝備增值服務也將迎來巨大發展空間。在此背景下,金融協同應鼓勵企業在裝備產品設計和制造過程中強化金融服務理念、增加金融服務投入,在拓展裝備產品服務功能上,提升金融服務技術裝備的價值,金融部門應引導企業圍繞裝備產業鏈前后端環節,為研發設計、試驗驗證、設備采購、認證監理、節能環保、市場營銷、品牌運作、科技咨詢、現代物流等專業服務機構,提供產品經濟和服務經濟的深度融合。
  (作者系上海財經大學上海國際金融中心研究院客座研究員)

上海快3彩票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