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集藏

太湖水石名古今

發布時間:2019-12-19 21:48

作者:俞瑩

  蘇州太湖水石藝術館開館慶典暨《波濤萬古痕——中國太湖水石藝術》新書發布會于12月7日在蘇州太湖園博園舉行。作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賞石藝術”的保護示范單位,蘇州太湖水石藝術館占地四千平方米,集中展示了蘇州著名企業家、藏石家顧建華收藏的太湖水石精品數百件。
  太湖水石雖然屬于石灰巖,但與旱太湖石同質異構,造型結構差異很大,常見其石灰巖與硅質層相伴而生,其產地也局限于蘇州洞庭西山島一帶水域。至于太湖其他流域或是其他湖泊的水太湖石,與其特征并不相符。
  據《波濤萬古痕——中國太湖水石藝術》書中介紹,西山太湖水石形成于晚二疊世長興組海相地層中,以含有豐富的燧石(硅質)條帶或結核為顯著特征。正是由于大多夾雜有硅質層,使其整體硬度和密度比旱太湖石和其他水太湖石高得多,不容易出現透漏之孔洞。另外,其石灰巖部分經常會出現節奏韻律感極強的魚鱗紋、彈窩皴,這是常年受太湖波濤不斷洗刷而形成的。仔細對比可以發現,太湖水石的魚鱗紋和太湖水的波浪紋極為相似。不過,石頭上要形成這種肌理,恐怕要以數百萬年計。
  水太湖石向來比旱太湖石貴重而不易得,因為它質地更為清潤,且觀賞面較多,所以更受青睞。南宋蘇州籍詩人范成大所編《吳郡志》(卷二十九土物)中有如此描述:“太湖石出洞庭西山,以生水中者為貴。石在水中歲久,為波濤所沖撞,皆成嵌空,石面鱗鱗作靨,名彈窩,亦水痕也。沒人縋下鑿取,極不易得。石性溫潤奇巧,扣之鏗然如鐘磬,自唐以來貴之。其在山上者名旱石,亦奇巧,枯而不潤,不甚貴重。”
  比范成大《吳郡志》成書時間稍早的杜綰《云林石譜》,在描述太湖石時也有類似見解:“平江府太湖石,產洞庭水中。性堅而潤,有嵌空穿眼宛轉崄怪勢。一種色白,一種色青而黑,一種微青。其質文理縱橫,籠絡隱起于石面,遍多坳坎,蓋因風浪沖激而成,謂之‘彈子窩’。扣之,微有聲。采人攜錘鏨入深水中,頗艱辛。”
  后來,因為好(水太湖)石者多了起來,有土人將旱石加以斧鑿,雕琢玲瓏孔洞,甚至在石表仿制成彈窩紋,以售其奸(范成大《吳郡志》)。至今,在蘇州古典園林中,還可見到不少斧鑿修治過的旱太湖石——包括留園著名的“冠云峰”。
  由上可見,至少在南宋時期,帶有彈子窩特征的太湖水石,已經受到文人士大夫的格外青睞。宋徽宗畫有《祥龍石圖》(故宮博物院藏),工筆寫實描繪了供置于汴京大內宣和殿后水池中的一方造型奇特、玲瓏剔透的太湖石,其肌理彈窩皴特征非常明顯,應該就是一方太湖水石。這可能也反映了當時賞玩太湖水石的一種時尚。
  其實,關于太湖水石上魚鱗紋的特征,在唐代詩人筆下就有記載。
  唐文宗開成三年(838年),蘇州刺史李道樞寄贈洛陽宰相牛僧孺的一方太湖石,奇形怪狀,非常罕見。牛僧孺作詩《李蘇州遺太湖石奇狀絕倫,因題二十韻奉呈夢得、樂天》,邀請好友劉禹錫白居易奉和。當時,劉禹錫和白居易詩才橫溢,合稱“劉白”。所以,牛僧孺在詩末提到:“念此園林寶,還須別識精。詩仙有劉、白,為汝數逢迎。”
  牛僧孺詩中,提到這方奇石的肌理特征:“通身鱗甲隱,透穴洞天明。丑凸隆胡準,深凹刻兕觥”云云。劉禹錫《和牛相公題姑蘇所寄太湖石兼寄李蘇州》詩中也提到:“拂拭魚鱗見,鏗鏘玉韻聆。煙波含宿潤,苔蘚助新青”云云。白居易《奉和思黯相公以李蘇州所寄太湖石奇狀絕倫因題二十韻見示,兼呈夢得》詩中提到:“隱起磷磷狀,凝成瑟瑟胚。廉棱露鋒刃,清越扣瓊瑰。”三人詩中所述的這方太湖石肌理特征,如“通身鱗甲隱”“拂拭魚鱗見”“隱起磷磷狀”等,都明確指向了這是一方太湖水石。
  牛僧孺詩中,還特意提到了這是一方取自太湖水中的奇石,所謂“珍重姑蘇守,相憐懶慢情。為探湖里物,不怕浪中鯨。”劉禹錫詩中也稱:“初辭水府出,猶帶龍宮腥。”白居易詩中則道:“拔從水府底,置向相庭隈。”可見,這確實是一方產自太湖水中的奇石,應該還是非常難得的名品。所以,白居易在詩末還感嘆,雖然與劉禹錫都曾經做過蘇州刺史,卻無力供置此件寶物:“共嗟無此分,虛管太湖來。”
  不過,雖然唐宋以來太湖水石屢見記載,而且有白居易、宋徽宗等名人的加持,但傳世的古石極為罕見。
  上海莘莊公園南側河邊供置有一方“朋壽園錢福詩碑”(2009年8月被列為閔行區文物保護單位),原是明朝成化年間工部右侍郎談倫在祖籍上海縣鶴坡里(今屬閔行區浦江鎮)朋壽園之置石。此石高2.85米,為隨形奇石,上小下大,厚度均勻,正面鑿有凹碑,碑文已經漫漶難辨,仿佛是“無字碑”;石背全部布滿魚鱗紋,波紋起伏,上面鑿刻有弘治年間松江府狀元錢福為談倫所作哀歌和序十三行,約二百余字之多(志書有載),一些字跡至今尚能可辨。此石又稱“朋壽石”“魚鱗石”“龍鱗石”,名人遺物,名人題刻,堪稱歷史名石。不過,一直以來對于此石是何石種,從何而來,莫衷一是,沒有權威說法。其實,仔細分辨,其魚鱗紋特征已經很明確指向為太湖水石了。這也是難得的太湖水石傳承石。
  蘇州太湖水石藝術館地處太湖園博園內,離洞庭東山很近,得暇順便去游玩了久違的啟園。啟園又名席家花園,依山傍水,與太湖零距離,風景絕佳,系20世紀三十年代由旅滬經商的東山人席啟蓀為紀念其祖上在此迎候康熙帝而興造,所以,園中頗多古物遺存。在啟園的主體建筑鏡湖樓前的草坪上,散置有幾方太湖石峰,觀其皮殼,應該至少是百年前的舊物,也可能是從其他古園老宅中搜集而來的舊石。其中,有一方立石,高約一米開外,初看與旱太湖石沒有什么不同,白色帶灰,帶洞有孔,孔洞和輪廓有修治痕跡,仔細辨別,表皮局部隱隱有魚鱗紋,好多處有凸起的褐黃色燧石附著物,有的還留有清理過的痕跡。這應該也是一方太湖水石。
  由此看來,雖然太湖水石也可作園林置石,但由于其大多表面附著有褐黃色的燧石凸起物,而且是連體而生,有的前后通貫,清理極不方便(硬度很高),影響觀瞻。此外,太湖水石少見大者,如蘇州太湖水石藝術館收藏的,最大尺寸為1.75米。尤其相比旱太湖石,太湖水石罕見透漏玲瓏之姿,多見敦厚剛直之態,類似宋徽宗筆下的“祥龍石”和太湖水石藝術館中的“太湖秋月”這樣造型玲瓏的石頭極為罕見,且采集極為不易,所以古典園林中極少見到有這類置石,更多的還是旱太湖石,以致于很多人都不知道有其存在。 (圖片均為作者所攝)

上海快3彩票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