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2018年年終回顧與展望

【2018年年終回顧與展望】銀行業“深化改革+擴大開放”

發布時間:2018-12-24 22:59

作者:記者戚奇明

  今年以來,中國銀行業迎來新一輪改革開放。4月,《關于規范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簡稱“資管新規”)落地,相關細則后續相繼出臺,推動銀行理財市場改革向縱深發展。在同月舉行的博鰲亞洲論壇2018年年會上,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關于新一輪開放舉措的表態,拉開了銀行業新一輪開放的大幕。而下半年以來,支持民營和小微企業發展更成為銀行業服務實體經濟的關鍵著力點。
  銀行加速成立理財子公司4月27日,資管新規正式發布實施,為銀行理財市場帶來深遠影響。具體來看,資管新規一是明確標準化債權類資產的核心要素,提出期限匹配、限額管理等監管措施,引導商業銀行有序壓縮非標存量規模;二是打破剛性兌付,要求資產管理業務不得承諾保本保收益,明確剛性兌付的認定及處罰標準,鼓勵以市值計量所投金融資產;三是統一同類資管產品的監管標準,要求監管部門對資管業務實行平等準入,促進資管產品獲得平等主體地位,從根源上消除多層嵌套的動機;四是根據不同產品的風險等級設置了不同的負債杠桿,參照行業監管標準,對允許分級的產品設定了不同的分級比例;五是合理設置過渡期,將過渡期延長至2020年底,給予金融機構充足的調整和轉型時間。對過渡期結束后仍未到期的非標等存量資產也作出妥善安排,引導金融機構轉回資產負債表內,確保市場穩定。
  除資管新規外,資管新規細則、銀行業理財新規(《商業銀行理財業務監督管理辦法》)的陸續出臺,更推動銀行理財市場不斷規范化發展。
  “2018年,資管新規、理財子公司管理辦法等監管政策陸續出臺,對我國資管行業尤其是銀行業產生了明顯影響。受此影響,2019年商業銀行理財業務將繼續轉型,整體規模或延續收縮態勢,特別是保本理財業務規模將持續下降。理財業務打破剛性兌付后,理財產品將持續向凈值化和短期化轉型,理財收益率也將有所下降。”交通銀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趙亞蕊在接受《上海金融報》記者表示,“同時,理財業務的運營模式將會進一步向子公司模式轉型,未來商業銀行理財子公司成立以后,如何處理好各子公司間的協同與競爭,以及如何有效整合各子公司間的資管業務資源將會成為關鍵。”
  金融業開放步伐超預期
  今年以來,金融業對外開放的步伐不斷提速。4月,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在博鰲亞洲論壇上宣布了總計11項將在2018年落地的金融開放措施;8月23日,銀保監會發布《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關于廢止和修改部分規章的決定》,取消中資銀行和金融資產管理公司外資持股比例限制,實施內外資一致的股權投資比例規則;10月25日,銀保監會代為草擬了《國務院關于修改〈中華人民共和國外資銀行管理條例〉的決定(征求意見稿)》,并向社會公開征求意見。
  在中國擴大金融開放的各項措施中,較令人矚目的是4月28日證監會公布《外商投資證券公司管理辦法》,允許外資持股比例最高可達51%。新規發布后不久,就有多家外資機構相繼向證監會提交了控股證券公司的申請。5月2日,瑞銀向證監會申請將瑞銀證券的股權比例增至51%,成為首家在中國內地申請控股證券公司的外資機構,當日證監會便受理材料。7月17日,獲證監會一次書面反饋。5月8日,野村控股向證監會提交設立外商投資證券公司的申請材料,擬持股51%。9月28日,獲證監會一次書面反饋。5月10日,摩根大通向證監會提交設立外商投資證券公司的申請材料,擬持股51%。11月13日,獲證監會一次書面反饋。
  12月24日,瑞銀宣布相關股權收購交易已于當日完成,正式成為首家增持內地合資證券公司股權以實現控股的外資金融機構。
  “2018年以來,以銀行為代表的金融業對外開放穩妥有序進行,進度甚至略超預期。”趙亞蕊表示,2019年,在政策引導下,雙向開放將會進一步深入,會有越來越多的外資金融機構和投資者“走進來”,也會有越來越多的中資金融機構“走出去”。
  “商業銀行需要以更積極的姿態主動擁抱開放,迎接國際化挑戰。未來一段時間,我國商業銀行需要進一步關注以下領域:一是外資銀行緊密圍繞我國金融中心建設,已逐步在我國東部沿海、珠江三角洲等地區形成相對的競爭優勢。二是在我國‘一帶一路’建設過程中,外資銀行表現較為積極,其利用海外網點優勢將成為我國銀行業服務中資企業‘走出去’過程中的較強競爭對手。國內銀行業需要不斷提升自身服務水平,適應企業和居民全球化資產配置需求,進一步打造境內外一體化的核心競爭優勢。”趙亞蕊說。
  支持民企需配套政策落地
  從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提出實施民營企業債券融資計劃,到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設立民營企業債券融資支持工具,再到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主持召開民營企業座談會,對支持民企發展作出重要部署,決策層對民營經濟的關注度不斷提高,近日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亦強調,要支持民營企業發展,解決好民營企業和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在政府部門的號召下,銀行業推出各種產品和服務以支持民營和小微企業發展。
  趙亞蕊表示,今年以來,受內外部多重因素影響,民營企業經營出現一定困難。加之在去杠桿環境下,有限的信貸資源進一步向國有企業集中,對民營企業形成一定的擠壓,民企融資難的問題逐步顯現。針對民營企業面臨的困難,年內多部門陸續出臺一系列政策支持和服務民營企業的發展。“不過,落實到銀行執行層面,相關政策細則仍然有待進一步明確落實。后續,監管部門可能出臺一系列配套政策,包括對民企融資增信擔保、調整MPA參數、擴大MLF合格擔保品范圍等措施有望逐步落地,政策將進一步聚焦民企融資的可執行性。”

上海快3彩票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