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2018年年終回顧與展望

【2018年年終回顧與展望】2018年債市“冰火”兩重天 2019年投資前景向好

發布時間:2018-12-24 22:59

作者:記者李思

  今年的債券市場可謂“冰火”兩重天。一方面,“嚴監管、緊信用、寬貨幣”金融政策導致年初以來流動性邊際放寬,進而帶動信用債市場持續走高,迎來“牛市”;另一方面,資管新規落地,“緊信用”效應凸現,信用違約事件增多,信用債市場急轉直下,與利率債市場明顯分化。展望2019年債券市場,專家認為投資前景向好。
  2018年債市陰晴不定今年A股走勢震蕩下跌,而債券市場卻迎來了難得的“小牛”行情,其中,中證全債指數上漲8.3%,表現亮眼。另外,中國證券投資基金協會發布的公墓行業數據顯示,10月份債基規模繼持續增長后已達1.97萬億元,加之11月以來新成立債基的840億元規模,當前債基總規模已突破2萬億元大關。
  同時,海外資金也在今年明顯加倉中國債券。中債登和上清所相關數據顯示,2018年境外機構在中國債市的參與度顯著上升。截至10月,境外機構在兩個托管機構的持債分別較去年末增加4684億元和635億元,持債比重分別由1.91%上升至2.55%,以及由1.23%上升至1.42%。
  然而值得一提的是,今年企業債券違約總量創歷史新高,累計違約率接近1%。截至目前,債券實質違約的新增違約發行人共40家,違約債券104支,總違約債券本金金額1082億元,與2016年的歷史高點相比,達到了2倍以上。
  廣發證券固定收益分析師對《上海金融報》記者表示,“中美貿易摩擦、金融監管和供給側改革是影響今年債券市場價格的核心因素。貿易摩擦沖擊市場信心和預期。金融監管和供給側改革是經濟調結構的必經之路,但在執行過程中的不完善對經濟和金融帶來一定影響,信用緊縮增加民企和中小企業的流動性壓力;供給收縮約束商品價格彈性、提升企業經營成本。”不過,國海證券固收分析師靳毅對《上海金融報》記者表示,由于中國階段性處于債務周期頂部,企業經營壓力的抬升與金融機構風險偏好的收縮等決定了今年債務的出清無法避免。隨著監管長效機制的建立,其對金融機構的資產、負債兩端的約束與重塑,以及對債券市場的影響,將從短期轉為長期。
  繼續看好2019年債市
  展望2019年,業內分析人士整體看好債券市場走勢。他們普遍認為,金融監管帶來的信用緊縮將得到修復,民企融資可及性改善將惠及民企與中下游企業,同時,信用收縮和貿易摩擦導致過低的風險偏好也將得到修復。由此來看,債市將從對低風險資產的過度追求轉向對風險溢價的追求。
  中信建投固定收益分析師黃文濤對《上海金融報》記者分析,當前仍處于金融短周期回落階段,新周期開啟信號尚不明顯,債券“牛市”持續的時間可能延長。寬貨幣向寬信用傳導欠暢,流動性受益越快品種行情越早,具體表現為利率行情早于信用,高等級行情早于低等級。
  在利率債方面,黃文濤認為,財政赤字、地方政府專項債以及國開行、農發行貸款,是地方政府基建“開正門”的重要方式,債市國際化將進一步增加資金供給。短期資金成本下行有限,歷史上除非回購利率高企,否則短端國債利率不會大幅地負向偏離7天回購利率,資金成本的穩定將對短端國債利率下行起到限制作用。但在經濟下行、寬貨幣和弱信用推動下,長端利率仍將延續下行,預計2019年10年國債利率下限在3%,10年國開利率下限為3.4%。中美利差存在繼續收窄的可能。
  可轉債方面,黃文濤進一步表示,轉債市場會持續擴容,未來供給壓力仍將持續,轉債個券估值壓力較大,難以全面提升,個券表現仍呈現不均衡、有所分化的特點。但另一方面,未來的權益市場或能提供平價拉升動力,進而促進轉債估值的被動消化。此外,在權益企穩回暖市場中,發行人的轉股價下修意愿會明顯提升,將能更好消化轉債過高的估值。
  “本輪債券市場‘牛市’并未結束,當下仍是投資債券市場的好時機,”農銀匯理投資副總監史向明在接受《上海金融報》記者采訪時表示,投資級信用債的信用理財波動大部分來自流動性推動,在流動性充裕時,信用利差往往走低;當流動性收緊、資金利率抬升時,信用利差則顯著走擴。由此,史向明判斷,未來流動性仍然寬松,投資級信用利差繼續具備收窄的基本面基礎。
  不過,史向明認為,高收益債的信用溢價體現為高收益債和高登記信用債之間的利差,主要受經濟周期影響。當經濟周期向下,企業盈利開始惡化之際,高收益債往往面臨基本面惡化以及信用溢價走擴的雙重考驗。因此,史向明向《上海金融報》記者表示,雖然目前高收益債已經回調很多,但由于向下的經濟周期仍未見到短期反轉的可能,建議投資者繼續對高收益債券保持謹慎。

上海快3彩票制作